《阿信》又重新上演,這個曾經賺取台灣70年代許多人熱淚的戲劇,讓當時辛苦努力、奮發向上的臺灣人得到心靈安慰,它的主題曲至今還讓人蕩氣迴腸,熱淚盈眶。在現今M 型社會與經濟困境中,它的重新上演,應該可以激發新時代年輕人的心。重新機每個人向上爬升的動力。 下面是我上網發現的資料,原來阿信竟然是日本八佰伴的創始人,好讓人驚訝喔。

《阿信》講述了日本著名的百貨連鎖企業八佰伴創始人艱苦的過程。她從最底層做起,歷盡艱辛,終於獲得了成功,正是千千萬萬個阿信,使日本成為世界經濟強國。   

這個日本女人的故事,在國人心中埋下了個人奮鬥成才的種子。若干年後的第一批下海經商的人士,或多或少都受過「阿信精神」的鼓舞。   

阿信,是日本電視連續劇《阿信》的主人公。這位中國以至整個亞洲婦孺皆知的傳奇式人物,其生活原型就是和田一夫的母親和田加津。和田加津是八佰伴的創始人,終其一生都是「八佰伴的靈魂人物」,與阿信一樣充滿傳奇色彩。1994年10月,母親「阿信」溘然仙逝。但作為一個傳奇、一種精神,她永遠活著。   

1977年歲末。
瀕臨崩潰邊緣的巴西八佰伴,得日本的駿河銀行施以援手,有了一線生機。臨危受命的和田一夫的四子和田光正,準備啟程前往巴西就任巴西八佰伴的總經理。到了巴西後,光正得面對債主及重建八佰伴的全部困難。正在收拾行裝的光正,光潔的臉上也不免顯露出凝重的神色。   

突然,70歲的老祖母和田加津把一隻小手提箱擺放在光正的行李旁,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說:「光正,奶奶和你一起去。」光正心裡雖然希望德高望重的老祖母前往助陣,可這畢竟不是短途。巴西山長水遠,祖母年事已高,萬一有些差池,就不得了了。   

但無論孫兒怎麼勸阻,祖母只慈愛地微笑,一口咬定,要去巴西給孫兒及全體職員幫點忙。無奈之下,光正只好找來了父親和田一夫。和田一夫很為母親的舉動感動,他能理解母親的心情。這麼個爛攤子,大弟尚己都難以堅持,現又負咎辭職。一切擔在20多歲的光正身上,確是個重擔子呀!但念及母親年事已高,還是冒險不得呀。   

和田一夫勸道:「母親你放心好啦,光正是個懂得收拾爛攤子的人,他會把巴西八佰伴重建起來的。」但母親充耳不聞,好像沒有聽見一般。後來,和田一夫只得讓步,讓她去了巴酉。和田加津在巴西,成為了八佰伴的靈魂。   

她一到巴西的聖保羅市,先對孫子光正說:「雖然岡田大律師和許多人都在為巴西八佰伴盡力,但你可不能偷半分懶,你要比任何人都更努力才是!」   

她自己以七旬的高齡身體力行了這些原則,以熱情的態度和積極的努力,起到了表率的作用。那時,八佰伴仍處於困境之中,負債纍纍,與1300家債主正在談論著債務償還的問題。和田加津毫無畏難情緒,她堅持要去親自拜訪債主。一她說:「這是八佰伴精神!我們認真地對待問題,就是解決問題的最有效方法。」若不是光正堅決地勸阻她,不讓祖母過度疲勞,這1300家的債主,和田加津都會跑遍的。光正只答應讓祖母幫忙做做一些談判沒有進展的債主的工作。   

中國有句俗話,「薑是老的辣」。和田加津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,她的溫婉和藹蘊含著神奇的力量。八佰伴的一位大債主,因八佰伴租用了他的店面,在他最窘迫時,拖欠了他兩個月的租金。他大為不滿,動用法律手段,要收回店面。   

後來,八佰伴採取了緩和矛盾的措施,還清了所欠的租金,但他卻死活不肯再出租店舖給八佰伴了。這位債主脾氣倔犟,態度惡劣,毫無商量的餘地。派去的人無不掃興而歸,說無法可想了。和田加津平靜地對孫子說聲「我去試試」,便從從容容地去拜訪他。加津先給他賠罪,說:「都怪我的人做得不對,令你生氣。請你大人雅量,原諒我們,讓我們繼續租用吧!」七旬的和田加津誠懇地對他鞠躬道歉。債主卻漠然置之,根本不理會老太太說什麼。   和田加津不慍不惱,毫不介意,繼續以誠懇的態度懇求他,債主卻毫無反應。加津便平靜地返回住所。第二天,和田加津照樣去拜訪他,情形照舊,毫無進展。第三天、第四天、第五天、第六天……和田加津天天去拜訪他,用誠懇的態度要求債主收回法庭的控訴,繼續把店舖租給八佰伴使用。可一無所獲。第七天,和田加津照例又來了,此番她還未開口說話,一直沉著臉的債主竟然面帶微笑開口了:「老婆婆,你老人家一片誠心,使我硬不起心腸來了。好吧,我答應你,繼續跟八佰伴合作!」和田加津充滿感激地深深欠身,向對方鞠了個90度的深躬!   

一場誤會冰消雪釋了,大家重又像一家人一樣,言談歡洽。事後,債主笑稱,是這個70歲的老太太不慌不忙、從容篤定的一片誠心感化了他,令他再也狠不下心來。和田加津的堅強信念與頑強精神,如春雨潤物般,細密無聲地化解著困難與焦慮的情緒。在八佰伴遭遇危機時,替八佰伴解除了重大的圍困。重建後的八佰伴,經過艱苦的努力,終於回覆了正常的經營,再次成為巴西的最大百貨企業集團。和田一夫曾充滿感情地說過這樣一番話:一負債過億的巴西八佰伴,經過3年的長期艱難日子,終於還清全部欠債。其中最令我敬佩的,是我那位70多歲的母親!新加坡八佰伴開張,遭遇到宗教方面的誤會,最後能圓滿解除誤會的,也是我母親。」   

時光回溯到1974年9月,新加坡。   
新加坡第一間八佰伴開張之前,公司對當地職員進行培訓教育,一夫的母親和田加津照例代表董事部到新加坡對當地職員作演講。當時,一夫的父親和田良平已於一年前(即1973年)去世。教育職員的工作都落在了母親加津身上,她更加忙碌了。   但和田加津從不懈怠。每逢新店開張,她總是親自前往,不顧年老體衰,宣傳八佰伴的精神,教育新職工。新加坡沒有「生長之家」教團的分會,因而在講解八佰伴精神時,就不如在巴西那麼容易取得當地人諒解。新加坡絕大多數民眾是華人,餘下是印度人、馬來人等多民族共處,是個多民族、多宗教的國家,其宗教包括佛教、回教和基督教多種。   

和田加津會長瞭解了此地的概況後,按原定計劃從容開講。和田加津總是從「感謝雙親」這一點開始講起。她發現東南亞的青年人也和日本的青年一樣,沒有受過「感謝雙親」的教育。她的開場白總令他們睜大雙眼,屏息靜聽,似乎十分新鮮!接下來講到的「為顧客服務」的公司精神,他們雖也是初次聽到,不過馬上就領會了。一切按程序進行如儀,並無什麼反常之處。   

可是,有一天,新加坡八佰伴的董事左納明突然對一夫母親說:「今天不能再講『生長之家』與八佰伴精神啦!」和田加津會長吃了一驚,忙問緣故。左納明解釋說,接受培訓的職員中,有73名是回教徒,他們不願接受日本的宗教思想。和田加津聽說後,馬上請回教職員派代表來溝通。見到了回教職員的代表之後,和田加津和顏悅色地讓他們敞開思想,講述自己的心裡話。   

代表不再拘束,他們向加津會長解釋說:「我們之所以有不滿,是因為回教徒只相信真主,不會接受你的日本神。如果一定讓我們信奉你的神,那麼我們只好辭職不乾了!」氣氛頓時有些劍拔弩張。宗教信仰歷來是個神聖而富於原則性的問題,為教派異悻訴諸武力、造成流血戰爭的,在歷史上屢見不鮮。   

和田加津慈愛溫情的性格魅力再次顯現奇效。只見她溫和地笑笑,這一笑,頓時如春風化雨般舒緩了回教代表緊張的對立情緒。接著,她用和順的話語,如淙淙清泉般洗卻了前來談判者的不安。她語調舒緩地說:「我不是傳教者,八佰伴也不是宗教團體。只是,八佰伴的企業精神,是以幸福共享作為最終目的的。「所以,我們才特定一個「生長之家』的思想為企業的宗旨。我們不會強迫他人的信仰,也不會批評其它宗教,請大家安心。」   

代表的面部表情放鬆了:既是主張人類友善與幸福的,這是萬教合一的共通目的,何況它只是企業的宗旨,與真主的教義並不背悖。和田加津又著重說明了八佰伴的理想,令回教職員明白八佰伴不是傳教企業。培訓課程又得以順利進行。一場風波化險為夷。和田一夫對母親充滿了感激和欽佩。   

和田一夫的母親和田加津,在亞洲是個聲名昭彰的傳奇式人物,她的影響之大,達到了家喻戶曉、婦孺皆知的程度。這一切都因為一部名為《阿信》的日本電視連續劇。   

主人公阿信白手起家,歷盡艱難困苦,終憑耐心與愛心,創立了成功的人生,成為亞洲人心目中的傳奇式英雄。和田加津就是阿信的生活原型。這位生活歷程及仁慈愛心與阿信極為相近的日本婦女,以她賣蔬菜起家的平凡起點,與八佰伴今日在世界上16個國家創立自己的百貨公司的輝煌成績,在中國人的心目中樹立了極高的聲譽。和田加津一夜紅遍中國和亞洲,成為活著的「阿信」。   

大名鼎鼎、一手創立了八佰伴國際集團的現任總裁和田一夫,在中國反而子因母貴,要被稱為「阿信」之子,方才引人注目。文學藝術的影響力、鼓動力可見一斑。   

故而,和田一夫最初很難接受此一稱謂及這種影視明星般的待遇。他不無苦惱地把它稱之為「誤解」。他說:「不知什麼原因,《阿信》的真人被誤解成我母親和田加津。無論怎樣解釋,還是有不少人想一睹『阿信』真人的風采,對我母親頗為關心。」   

「我們訪華的整個過程中,由中央電視台三位攝影師隨時拍攝,由電視台播放。即使是該電視節目,也把我母親當成『阿信』真人。」   

「我們所到之處,都有很多人一直等著,想看一看『阿信』真人的風姿。我們對此誤解感到為難與尷尬。」   

但誤解也好,尷尬也罷,1990年10月,和田一夫首次應中國政府邀請踏上中國的土地,八佰伴最高顧問和田加津作為訪華團顧問,在中國受到了極熱烈的歡迎。被當作「阿信」真人的和田加津尤為引人注目。   

80多歲的和田加津是抱病訪華,中方特意為她配備了針灸治療,令為人子的和田一夫感念不已。更為感人的是,在參觀萬里長城時,四個警衛人員把八旬老人和田加津連人帶輪椅一起抬了上去!並專門把他們帶到了日本前總理田中角榮先生攀登過的地方。   

和田加津感動得老淚縱橫!她一邊一迭聲地稱謝,一邊感慨萬分地說:「現在的日本人辦得到嗎?」看得出,她對中國人的禮遇和熱情極為感念,終生難忘!   

和田一夫畢竟是個精明的企業家,他雖然對此稱謂頗有微辭,但他顯然更瞭解這一「名人效應」是廣告和金錢都換不來的。何況,被稱為「阿信」的母親,是他最親愛的媽媽,對他的一生影響至深!   

1995年10月,和田一夫在日本大阪接受香港《信報》記者的獨家採訪時,便已巧妙地轉換了口風。   

記者問:「《阿信》這部電視劇在亞洲很有名,聽說這是一部以你母親為原型的電視劇。當然八佰伴的成功與『阿信』的刻苦耐勞精神很有關係。除此之外,是否還有其他的商業成功秘訣?」   

和田一夫答:「正如你所講的,吃苦耐勞的精神很重要。吃苦耐勞的意思是:誠心誠意,誠實努力,這是一切事業成功的源泉,我也是一直這樣對我的職員講。這些都是我從被稱為『阿信』的母親那裡學來的。」   

換言之,和田一夫已經認可了母親被稱為「阿信」這一事實。   

母親「阿信」——和田加津,曾被和田一夫稱之為「八佰伴的靈魂人物」,對他的一生影響至深。和田一夫說過:「父親的決斷力和母親的愛心,對我來說都是珍貴的遺產。」母親為人熱情、善良、寬厚,從最早提議開辦水果蔬菜雜貨鋪開始,做了幾十年的小生意,她的為人,在熱海市極有口碑。她講道德,為顧客著想,以工作為樂。她無論有什麼不順心的事,只要一站到商店,總是滿面春風,服務熱情周到。她反對牟取暴利,沒有過多的欲求,能在熱海市的老店舖裡做做生意,就已經很滿足了。   

對於和田一夫來說,母親的達觀、開朗、善於接受新事物,也給他留下了極深的印象。而最令和田一夫受益終身,對母親感激不已的,是母親引領他找到了「生長之家」教團,使他從此有了人生的信仰和精神的寄託。   

他把「生長之家」的信念,當成人生觀的全部,又把自己的人生觀當成了八佰伴的經營理念。年輕時的和田一夫,接受激進思想,憤世嫉俗,對現實社會充滿了破壞慾。是母親深切地關懷著他,以一顆慈母之心,諄諄引導,把他引上了幸福的人生之路。從此,他對世界充滿了感激和愛。激憤的情緒化為融融的愛心,生活在充滿陽光的明麗世界。   「生長之家」的觀念和思想對他影響至深。從每日晨起的「神想觀」清晨祈禱,記「光明日記」(只記好事的日記),到晚上臨睡前的晚祈禱,「生長之家」教義要求的活動貫穿他的每一日。自他20歲得遇「生長之家」之後,這些活動一日不曾中斷,堅持至今已有40多年了。可以說,「生長之家」的教義貫穿了他的一生。   

在他的思想上,每一個念頭,每一個決定,都力圖按「生長之家」教義所要求的去做,他敬愛父母,對人心懷善意,遭遇任何不順利的意外打擊,都不怨天尤人。他把這個令自己心境開闊、深懷愛心、充滿積極進取精神的教義,結合到八佰伴的經營活動中,把它的思想當成八佰伴的企業精神,以之教育職工,常抓不懈,從而有了一個精良能乾、精神面貌全新的職工隊伍。   

可以說,「生長之家」的教義,已經深入了和田一夫的靈魂,重鑄了一個對世界充滿愛心的企業家!和田一夫常常念叨:我一生最有幸的事,是得遇「生長之家」。「我能遇上『生長之家』,是托母親的福!」年過花甲、成就斐然的和田一夫,唸唸不忘母親的恩德。   

1994年10月,和田加津在熱海的老家溘然長逝。
守護在病榻前的長子和田一夫淚流滿面,嚎啕失聲!母親已經是87歲的高齡,早年的艱苦生活給她留下了病痛的隱患,她晚年疾病纏身,長久纏綿於病榻。雖然這是意料之中的事,和田一夫還是難以接受。他不能想像有著那麼慈愛面容、性強堅強達觀的母親從此便撒手人寰,絕塵西去。   

65歲的和田一夫仍然像少年時代一般,依恃著母親,視母親為永遠的精神守護神。但其實,作為聲名赫赫、超越了國境的成功企業家的和田一夫,其高瞻遠矚的眼界與宏大的氣魄,無數次令世人折服,其能量與作為已遠遠超越了家喻戶曉的「阿信」母親。   

彷彿就在昨天,和田一夫清晰地記得,當他在國內遇到困境,提出去巴西開店時,母親的那種驚訝神情。母親不知道這是和田一夫冥思苦想後確定的海外戰略。她瞪大雙眼,那神情,好像兒子在發高燒、說胡話呢!母親的神情,倒把鄭重其事的和田一夫逗樂了。   

後來有了巴西分店,八佰伴走出了國界,和田一夫乘勝追擊,提出「開設環太平洋連鎖店」的設想,並說自己的目標是:「決心實現成為世界模範企業的遠大理想。」母親聞言,幾乎嚇呆了。母親也是實業家,當然瞭解做生意的艱辛。她本分守業,只要在熱海做做生意就心滿意足了。後來,和田一夫的理想一一實現了,他長袖善舞地在美國、加拿大、英國、南美洲、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開業經商。母親不辭勞累地飛赴各地,為新職員講述八佰伴的精神與宗旨,進行就業前培訓。   

其實,八佰伴的發展亦有母親的一份功勞。若非母親在母子意見相異時,能對兒子持信任的態度,投下贊成的一票,和田一夫也不能如此無所顧忌地大展拳腳吧。母親的開明、達觀使和田一夫有了堅強的後盾,沒有絲毫的後顧之憂。母親相信事實。她已憑直覺斷定,兒子是個有遠大理想的帥才。自幼她所期待著的成大才的稟賦正在兒子身上一一發揮作用。那些她所不理解的事,只要不違背做人的原則和「生長之家」的教義,就讓兒子放手去乾。   

母親的深明大義,尤其突出表現在同意將八佰伴總部遷香港這一決定上。將八佰伴的總部遷港,這個現在廣為人所稱道與歎服的大膽舉措,在6年前曾引起了日本經濟界的一片譁然,毀譽交加。這是要冒很大風險的呀!在別人看來,八佰伴已功成名就,只要平穩發展,便可坐收漁利,大可不必冒此風險。   

而在和田加津心中,卻完全是另一番滋味。八佰伴與她血肉相連,八佰伴總部在熱海,於她來說,已是天經地義的事,何必要遷移呢?況且,一夫定居香港,遠離她身邊,也是她所不習慣的。這些年來,儘管兒子經常在各地飛來飛去,但他的家總在熱海呀!此一去,便不同了。   

和田一夫把他的設想與遷港的種種優勢跟母親說了,母親異常信賴和田一夫的設想,為八佰伴的發展前景著想,80多歲的母親,果決地投了贊成票。母親一如既往地支持他,和田一夫心裡很感動,他知道母親擔心與兒子天各一方的孤單寂寞,親熱地拉著母親的手說:「香港到日本,不過4個小時的飛機,你就當我出門去了。我會常來常往的。」辭別母親、離開日本赴香港的那天,母親眼含熱淚,一夫卻豪氣十足地說聲:「我去去就來!」便揮手而別。   

不錯,對於自幼想當外交官的和田一夫來說,非凡的氣概早已令他將狹隘的國界視為烏有了。他在回答美國《紐約時報》的採訪時說過這樣一番話:「我以為世界就是我的家。因此從香港到美國,或者從美國赴英國,無論去哪兒,我總是對出發地點有一種『我去去就來』的外出感覺。」   

他是一個以世界為家的,充滿了「去去就來」慷慨大氣的企業家。但和田一夫明白,正是母親的博大、寬容、慈愛滋養了他這位以世界為家的兒子。他理解母親為他作出的犧牲,他永遠感激母親給他的愛心與教益!在他心中,母親不老,母親長在!一位在亞洲深具影響的不平凡的女性,走完了她的一生。   

「安息吧,母親!」她傑出的兒子默默祈禱,她的事業正在和田一夫的手中發揚光大。

摘錄自:http://lib.verycd.com/2006/04/18/0000099344.html
創作者介紹

漂泊--浮雲永恆的歸宿

piratek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